書名:愛情不用這麼瞎      作者:郝廣才         出版社:皇冠

 

內容介紹

有些人談戀愛像蜜蜂鑽瓶子,有些人找對象像買鞋不試穿卻靠模子,有些人忙著向伴侶釘釘子,更多人在一起就像互綁鍊子……愛情裡的錯,我們都一犯再犯?

郝廣才說,那是因為你不夠了解自己,更缺乏談戀愛的方法與創意,你以為自己的戀情獨一無二,但其實每個人都是這樣發神經。戀愛就像感冒,每個人的症狀都差不多,只要找到源頭、對症下藥,愛情真的可以不用這麼瞎!

 

新書內容搶先看:

扣子找到戀愛契合的關鍵

阿達是我一位從事科技業的朋友,有一回他參加某個慈善的募款餐會,餐會的重頭戲是要義賣十幅畫作。當第一幅畫作抬出來,主持人還沒有宣布底價,這時受邀來義務演唱的歌手,便跳出來舉手喊「十萬!」

主持人露出尷尬的表情,說:「對不起,老師,這幅作品底價三十萬。」

歌手一聽,半低著頭說:「不好意思,我沒那麼多錢……

這下全場的氣氛眼看要更尷尬,阿達站了起來,說:「三十萬我出價,但老師你出的十萬不要收回去,我們合起來四十萬買這幅畫,拜託大家不要和我們搶。畫呢,就掛在老師家。如果將來畫漲價,老師你要賣,記得我的份要分給我!」

全場的來賓一邊笑一邊拍手,氣氛變得很熱絡,後來的作品都高價賣出。因為一個意外的插曲,使得慈善餐會比預期成功很多。

阿達對自己這次的機智和慷慨,頗為得意。但他並沒有到處聲張,他只是把這回俠義之舉,回去告訴他心愛的女朋友,本來想得到愛人的讚賞,沒想到他的愛人冷冷地對他說:「你有錢,充什麼凱子?幾十萬這樣亂花,不會拿來給我啊……

他告訴我當下的感覺,不只像被澆了一盆冷水,簡直就像被 五百公斤 的冰塊砸到頭。是的,我們所愛的人,最有力量重傷我們的心。

談戀愛像扣釦子,從「價值觀」開始準沒錯

談 戀愛像「扣釦子」。有時候釦子扣錯了,你要扣到一半才知道。扣錯了,怎麼辦?解開重扣就是了,但中間過程的麻煩和痛苦是免不了的。常常越是愛的深,還沒那 麼容易解開呢!所以還是能不扣錯就別扣錯的好。這就是為什麼小時候,媽媽都會教我們扣釦子時,最好從最後一顆扣起,那就一定不會錯。

什 麼是愛情的最後一顆釦子呢?我說是兩個人的「價值觀」。像我那俠義心腸的朋友,他和愛人的問題,不是花幾十萬或幾百萬的問題。關鍵不是錢「多少」?而是錢 要花在「哪裡」、「為什麼」要花的問題。就算只花一塊錢,如果兩個人價值觀不同,也會為了一塊錢而衝突。不明白的人會說:為了一塊小錢而分手,太不值得。 明白的人就會知道那一塊錢代表的是整個人生。

但是戀愛不是作生意,不是搞談判,你不可能沒有交往就知道對方最後要什麼?除非是政治聯姻、金權聯姻,新郎新娘只是棋子,下棋的是雙方家長,彼此的目的很清楚,較量的是手段,只論利害,不談感情。

所 以我們沒辦法如媽媽的教導,從最後一顆釦子扣起。更不能做心理測驗,再決定要不要交往?把人生交給電腦和交給媒婆,風險是一樣高的。美國的律師發明了一種 東西叫「婚前財產協議書」,這個東西一翻兩瞪眼。雖然能逼出底牌,但很傷感情,極可能傷害一個真正愛你又有自尊心的人,她為了證明她不是為錢和你結婚,只 能拒絕你。這時就算你把婚前財產協議書在她面前撕掉,她只要有靈魂,就會再拒絕你一次。因為她看重自己的價值勝過你的金錢。而且拿出婚前財產協議書,已經 是最後一顆釦子了,還要冒著把真愛砸鍋的高度風險。這個東西可說是人類繼「貞節牌坊」後,最糟、最餿、最又笨又勤快的發明。

檢視價值觀,觀其行不如「聽其言」

那有沒有一個「雷達」,可以及早發現雙方價值觀的差異,讓無辜疏散而避免無謂的死傷呢?

有的,最有效的雷達,就是檢測雙方的「語言」。

我們都是用語言在思考,我們的思考也會在語言中顯露出來,舉個簡單的例子,當一個人說「作愛」和說「陪睡」,雖然是指同一檔事,但就是上天下地、水火不容的價值觀。

我另一個朋友阿信為了準備結婚,買了一戶百坪豪宅。他告訴我,有一晚他那親愛的和閨中好友聚會完,回來抱著他,兩眼閃著光,興奮地對他說:「你知道嗎?她們有多羨慕我,每個人都跟我說,只有我的才是真正的億萬豪宅啊!」

阿信從他女友眼裡,如明月般的光亮中,看到了自己未來的黑暗。真是「眼前明月光,是我心上霜,舉頭一片黑,低頭撞到牆!」

還有一個朋友老劉,他在公司表現十分傑出。有一天,他們集團的大老闆特地從香港飛來台北,告訴他,董事會將提名他做下一屆的CEO。老劉考慮很久,回 家和 太太商量,他想要婉拒這份差事,他對太太說他想要有更多 時間和 太太、女兒在一起,眼看女兒就要長大,他不想錯過女兒最後的童年。他知道如果他接下CEO,他在女兒變大人的成長過程中,連做旁觀者的位置都沒有。他甚至想跟老闆商量,能否讓他去集團的慈善基金會任職,他想對教育的問題投入更多心力,幫助社會上需要幫助的孩子,藉由新的工作也學會更多來幫助自己的孩子。沒想到 劉 太太對老劉的想法大加反對,堅持他一定要接受CEO。太太深怕他收入減少,沒辦法提供她貴婦級的生活方式。她居然不惜以離婚相脅,說出:「你接CEO讓我更有面子,有什麼不對?」

經 過幾次爭執,老劉才明白,在他太太眼中,他不過是個提款機。他的理想、夢想、懷想,在太太心中連一塊角落都沒有。他只能把扣錯的釦子解開,真的 和 太太離婚,付出一筆可觀的贍養費,帶著女兒展開新生活。幸運的是老天對他很眷顧,居然不久就讓他碰到新的人生伴侶,這個女孩不只愛他,也真心愛他的女兒, 三個人生活得很快樂。

有一次他的女兒對我說:「郝叔叔,我心裡有些話想說出來,但我怕說出來會有罪惡感。」

我說:「說來聽聽,看我能不能幫忙?」

「我感覺Sophie比我媽咪愛我爸爸,」她頓了一下,說:「她也比我媽咪愛我!」

我聽了心疼不已,一時不知如何接話,小女生接著說:「我媽咪不准我喊Sophie叫媽,但我不想一直叫她Sophie,我想也叫她媽咪。」

我 看著一個十四歲、娟秀、堅定又不脫稚氣的臉龐,真想跟她說,她說的一點兒都沒錯,你的媽媽並沒有不愛你,只是她更愛她自己。但又深怕說錯話,造成她和親生 媽媽更大的距離,便祭出耶穌對付法利賽人的法寶,對她說:「你爸爸比其他人幸運,有你這樣天使般的女兒。你也比其他人幸運,你有兩個媽咪,你可以從她們的 選擇,領悟到付出不同,會得到不同的人生。」

這時小女生緊緊抓住我的手臂,珍珠般大的眼淚一顆一顆滾下來,我想她的困惑已隨著淚水蒸發於空氣。看到一個可愛的小女生,能夠自我思考,而掙脫大人加給她的糾纏,真是鬆了一口氣。想起英國一句名言:「教育最大的目的,是要讓下一代告訴上一代,有什麼地方不對!」

追求愛情中的物質時請小心

可 是即使到了今天,我們有多少女生,總是活在媽媽所謂「男女在一起,女生總是吃虧」的陰影籠罩。弄到長大成熟也無法正常享受身體的感官,把做愛當陪睡,把身 體當做生活保證的籌碼。不但自己難受,也折磨愛人痛苦莫名。有這種價值觀,對於愛情自然論斤秤兩。表現在語言上,就是算鑽戒有幾克拉?房子有幾坪大?有沒 有登記在你的名下?有沒有附卡可以刷?車子有幾CC?餐廳有幾顆星?牛排一客是不是五千八……談的全是「數字」。她和女性朋友炫耀的是他的身價,而不是他。他幽默嗎?善良嗎?浪漫嗎?有夢想嗎?有為你想變得更好嗎……這些人的基本品質都不談,情人的面孔很模糊,清楚只是他的金錢、地位。

這 就如同《小王子》裡說的:假如你對大人們說:「我看到了一棟玫瑰紅磚造的房子,窗口有天竺葵,屋頂上有鴿子。」他們對這棟房子絕不會有任何概念。你必須對 他們說:「我看到一棟價值兩萬塊美金的房子。」這時他們才會大叫:「啊,好漂亮的房子!」這就像現在我們只要說:「新娘的婚紗價值六十八萬啊!」人們就讚 嘆說:「簡直美呆了!」。

在「慾望城市」這部電影中,女主角凱莉的反省,很值得借鏡。她想到自己把時間全花在華麗的婚禮、餐具的佈置、賓客的名單、禮服的搭配……而忘了大人物的存在,忘了大人物需要她愛的支持,也因為她有這樣的反省,她才能和大人物復合。

不錯,男人帶你去巴黎共進佳餚,帶你去泰姬瑪哈陵度假,帶你去京都賞櫻花,曼谷做SPA,送你精美的禮物,為你解決工作的難題……這 些都很棒。如果金錢地位是跟在愛情後面一起來的,祝福你,盡情享用吧!但如果金錢地位是在愛情的前面,這個順序,你就要想清楚,你為了非愛情目的而結婚, 就要用每天過的日子付出代價。你會變得越來越自私,而越來越失去自我。而且這對愛你的人很不公平,他也是人,不是會說話的提款機。他希望你把他當做愛人來 對待,需要你的尊重。反過來你也需要得到尊重,而越有錢的人,越不會尊重想要他錢的人。

別對愛情以外的東西妥協

珍. 奧斯汀小說中最令人傷感的情節,我以為是《傲慢與偏見》中,夏綠蒂與柯林斯牧師的婚姻。夏綠蒂是個「敏感、聰慧的年輕女子」,而且出身良好。柯林斯牧師是 個「傲慢與諂媚、自傲與謙卑的綜合體」,一個十足矛盾、愚昧的傻蛋。沒想到,夏綠蒂竟然在伊麗莎白拒絕柯林斯「癩蝦蟆想吃天鵝肉」的求婚後,立刻嫁給柯林 斯。夏綠蒂曾對伊麗莎白說:「婚姻的幸福與否純粹是靠運氣。而且,對於你將要共度此生丈夫的缺點,你在婚前知道得越少越好。」就是這樣的價值觀,讓她為了 世俗的利益而犧牲所有美好的感受,書中寫到:「夏綠蒂成為 柯林斯 太太,這真是最令人難堪的景象了。」

但是,柯林斯牧師就不難堪嗎?當伊麗莎白去拜訪夏綠蒂時,夏綠蒂說她選擇屋子裡最不舒服的空間作為起居室,因為這樣柯林斯就不會常常待在那裡,她就可以不著痕跡的和柯林斯保持一些距離,減少兩人相處的時間……夠沮喪的吧?夠難堪的吧?所以我每次讀《傲慢與偏見》,都自動跳過這段。

所以要注意從語言中透露的訊息,那是上帝為你打的燈號,男男女女都要小心,不要忽視它。有個男生傳了個簡訊給女友:

「親愛的,為了來到你身邊,一切都不能阻撓我。我可以穿越崇山峻嶺,橫過無人的沙漠,游過凶險的大海。啊,我的愛人!PS:明天沒下雨的話,我們在高爾夫俱樂部見。」

這樣你還要嫁給他,那你真是閉著眼睛選擇自己的人生。

所以,不要妥協,不要對愛情以外的東西妥協。如同《K歌情人》片中的主題曲所唱:

I need inspiration. Not just another negotiating.

我需要的是靈感,而非另一個妥協。

I’ve been looking for someone to shed some light.

Not just somebody just to get me through the night.

我一直在尋找能讓我發光的人,而非只是陪我過夜的人。

夠清楚了吧?再不清楚,就請你把《麻雀變鳳凰》這部片子租來看,當李察吉爾對茱莉亞蘿勃茲說:他願意包養她,好讓她脫離妓女的生活。茱莉亞蘿勃茲拒絕他的好意,她什麼都不要。李察吉爾不解地問她:「那你要什麼?」茱莉亞蘿勃茲說:「I need a fairytale !」是的,我們要的是童話式的結局。那些不相信童話故事的人,會嘲笑我們不實際。對不起,這篇文章不是寫給他們看的,「聾子總是以為隨著音樂跳舞的人是瘋子!」

文自http://mag.udn.com/mag/reading/storypage.jsp?f_ART_ID=181541

創作者介紹

金少爺

wu547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禁止留言
  • 悄悄話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